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俄罗斯军队中的神父祝福仪式有什么来历?

发布时间:

2018年2月6日,俄罗斯联邦国防部新闻和通讯部报道,驻扎在普斯科夫地区的普斯科夫空降师第104近卫空降突击团举行仪式,接收一个营的BMD-4M新战车和BTR-MDM履带式装甲运兵车。又在新闻图片里看到神父洒圣水了。请问这是俄军的传统吗?苏联时期有吗?其它东欧国家也有类似的仪式吗?

我是军事妹子,这个仪式就跟中国请大和尚开光一样,有没有用不说,关键是个好意头。战场上双方对垒,这边说你看我这坦克,大师开过光的,那边说你看我这导弹,神父祝福过的......想想就激动呢!

俄罗斯军队使用神父祝福可以说是师从法国,据有记录的记载,法国第一次有随军神父祝福是在130年前的马江海战,战斗前法国神父对军舰进行祝福,而俄罗斯神父祝福最早是在进入对马海峡上的远征舰队上进行的,给军舰洒水表示祝福是出现在甘古特号战列舰才有出现的。俄罗斯并没有像西方那样用酒瓶砸声呐舰首的习惯,所以用特殊的树枝往军舰上洒水开光就成了俄罗斯祝福军舰下水的唯一方式。

图为俄罗斯军队中的神父

虽然在二战中,苏联的神父祝福模式在残酷的战争中已经被高层以及将领忘却,且新兴的红色革命也对神父进行抵制,所以苏联军队中的随军神父一度被取消。但是由于最基层苏联士兵由于都信奉各种宗教能保证自己度过战火,所以当时的苏军随行物品中都有像基督教小本一样的东正教小本,这个小本的样式跟《钢锯岭》主角所携带的基督教小本比较类似,并且搭配上专门的东正教十字架,也可以起到战场前增加BUFF的作用。

图也东正教十字架

并且最终的胜利使得苏联士兵也使得更信奉自己所信仰的这些宗教物品。而在二战后,虽然新一代的苏联士兵已经不信奉老一辈的宗教信仰,但是后来残酷的局部战争使得苏联士兵再次“重操旧业”,而且在宗教对军队能起到鼓舞作用的情况下。时隔70年后,神父这一最奇特的兵种再次在俄罗斯军队中出现。

图为正在给S-400祈福的俄军神父

而且相对以往只是在大军远征前祝福的神父,目前的俄军中得到神父要更加普及,甚至众多的神父已经形成了独立的“作战部队”,并且每逢俄罗斯新装备入役或者下线,总会有一些和军旅不搭的白胡子老头在现场念念有词并且往武器上洒圣水,也不知道大师如何收费。

类似的仪式,其实在一神教体系里都或多或少的保留下来了。不光是一神教,当宗教与军事传统结合起来之后,大部分宗教秉承的“不可谋杀戒律”就会暂时让位于其他符合战争政治动员需要的戒律。除了俄罗斯以外,也有包括犹太教、罗马天主教甚至是东方某些佛教派系都有这样的武器祝福仪式。

有天主教牧师研究过,东西方的宗教文件中都有为刀剑和战士祝福的内容。因此也不好说这是毛子独有的玩法。但另一方面,什么都要祝福这个传统,绝对是大毛独有的。美国人曾经疑惑地统计过,毛子祝福的东西,大到火箭、核导弹甚至空间站和核电站、舰艇、坦克和战机,小到步枪、刺刀和子弹。曾经见过美国牧师吐槽,他能够理解对医院甚至警车进行祝福,但是对于舞厅甚至是暴走族的摩托和特种服务场所祝福?!

也有人说毛子因为生存环境太恶劣,所以有着极度的不安全感,所以请宗教人士来祝福并用这个办法去克制敌人的诅咒,是一个相当好的办法。对于毛子的宗教人士而言,似乎祝福杀人武器和宗教信仰之间没有什么矛盾之处。至少历代毛子宗教人士都会强调祝福武器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保卫那些有信仰的人。战士在接受祝福之后杀敌,也不是简单的谋杀,而是为了保护朋友亲人而对抗邪恶。从这个角度看,东正教这个玩法让人想到了中世纪的骑士修会。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Copyright @ 2011-2019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