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曹丕为何率众人在文坛才子王粲的墓前学驴叫? <#21---->

发布时间:

古人形容一个人反应灵敏、 眼光敏锐,往往用耳聪目明这个成语概括之。

的确,目明之人一定是火眼金睛,如果成神了,就会变成千里眼了。那耳聪之人呢?听觉系统一定发达,如果成精的话也会变成顺风耳的。

听觉系统发达的人,对世间的各种声音有独特的辨识力。远古时候的周幽王,他就喜欢褒姒的笑声,即便是褒姒的一声冷笑,都能让他感觉到骨酥肉麻。

孔子闻韶乐,三月不知肉味。这一定是进入了一种痴迷的境界。

伯牙弹琴的时候,钟子期在一旁欣赏,他总是能准确地说出伯牙的琴声中所表达的意思。后来钟子期死了,伯牙觉得再也找不到比钟子期更了解他的知音了,于是把琴摔碎,终生不再弹琴。

而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他的爱好却是愿意听驴叫。大家听到他的这个爱好,是否觉得有些奇葩?一个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不听吟诗颂词的朗朗节奏,却专好听粗俗单调的驴叫,是否让人觉得有辱斯文?

但俗话说得好,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王粲这一与众不同的嗜好,只要不对社会构成威胁,那是谁也没法限制的。也就是说白了,有这个特殊爱好并不影响其形象,相反,还能成为文人墨客茶余饭后的一个有趣话题呢。

汉末三国时期,建安七子与“三曹”,他们代表了那个时候的文学成就。建安时期的作家们用自己的笔直抒胸襟,抒发渴望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掀起了我国诗歌史上文人创作的第一个高潮。

王璨作为“建安七子”之一,被刘勰赞誉为王粲“七子之冠冕”(《文心雕龙·才略》),在中国文学史是拥有着一席之地。

王粲年少时,名声就很大。他有博闻强记,过目不忘之才。 写文章总是信手拈来、一挥而就,从来不用修改。所以周边的人不相信,误认为他是预先写好的。但和他一起共读的学子们,他们写一篇文章,尽管精心构思、反复修改,但写出的文章怎么也超不过他。

关于王粲超强的记忆力,有这么两个故事。

一天,王粲和友人同行,看见路边有座古碑,就站在那儿朗读起来。友人问他:“你能背诵吗?”

王粲回答:“能。”

友人当即叫他转过身去背诵碑文,结果一字不差。

还有一次,王粲看别人下围棋,有人不小心碰乱了棋子,他说能帮着人家按原来的局势把棋子重新摆好。下棋的人不信,拿出块手帕盖在棋盘上,让他换个棋盘重摆,结果,一点误差都没有。

蔡邕是东汉时期名满京华的大文学家、书法家,他的府第前经常是车马填巷,家里的客厅也常宾朋满座。一天,蔡邕正在会客,一听说王粲在门外求见,便急忙出迎,连鞋子穿倒了也顾不上。

大家正在奇怪,来了一个什么样的贵客,竟然让身为左中郎将的蔡邕急不可待的亲自出门迎接。后来蔡邕进来了,牵手领进来一个小屁孩,大家看了都有些不以为然。

蔡邕一看大家的神情,马上就明白了大家的意思,于是隆重推出这位小友:“这位小友是司空王畅的孙子王粲,他可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连我都自愧不如呢。我家里收藏的书籍文章,应该全部送给他。”

蔡邕后来真履行了他的诺言,故去以后将其藏书六千余卷,都赠与了王粲。

王粲不光和蔡邕关系好,和朝廷的许多大臣都有很频繁的交往。王璨在曹操那里当幕府,不但受到赏识和重用,而且他同曹丕、曹植的关系也相当密切,互相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魏国建立以后,王粲与和洽、卫觊、杜袭一同被任命为侍中。当时的旧礼仪制度废弛殆尽,需要重新制定,王粲与卫觊等负责除旧布新,制定新的典章。王粲的博学多识,这时才真正的派上用场。

汉末丧乱,玉佩断绝消失。孔子曾说过“玉之美,有如君子之德。”他认为玉具有仁、智、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等君子的品节。在古语中也有“君子无故,玉不去身”之说。

但是玉佩的图案,式样种类繁多,如何佩戴还真是一门学问。由于缺乏实物,大家不知如何加工。王粲读的书多,认得旧佩,在他的指导下才重新制作加工。西晋时期大家佩戴的玉佩样式,都是受法于王粲。(《决疑要注》)

公元217年正月,王粲在邺城病逝,时年四十一岁。曹丕得到消息后,马上赶到王府,率领众文士为其送葬。

在庄严的祭奠仪式上,为了寄托对王粲的眷恋之情,曹丕对前来送葬的诸位儒生说:“仲宣平日最爱听驴叫,让我们学一次驴叫,为他送行吧!”

于是,在空旷的原野上,响起一片驴鸣之声。而且学驴叫的还都是平日里这些文质彬彬的饱学之士,想起他们的动作来,都不禁让人忍俊不住的哑然失笑。

曹丕学驴叫的这个故事记载于《世说新语》中。



至于曹丕为何在葬礼上学驴叫送别王粲,以史为鉴先从下面几个背景说起,了解了这几个背景,就知道曹丕为何要做出如此惊人之举了。


王粲与孔融、徐干、陈琳、阮瑀、应玚、刘桢并称“建安七子”。是当时仅次于三曹(曹操、曹植,曹丕)的一流高手。

而建安七子中水平也分不同,梁朝大文学评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才略》中赞誉王粲为“七子之冠冕”。比其他六人要强。

一度被人和曹植并称“曹王”。

王粲小时候被大文豪蔡邕自认不如,王粲来的时候倒履相迎。

后来天下大乱,王粲投奔刘表而不受重视,等刘表死后劝说刘琮投降,被曹操任命为丞相掾,赐爵关内侯。

后来曹操觉的王粲不仅文化水平高,而且在参谋上也很厉害,于是又任命王粲为军谋祭酒,参赞军事。

等到曹操成了魏王,建立了魏国,又任命王粲为侍中。



经常关注以史为鉴的都知道,三国时期不论是丞相掾、军谋祭酒、侍中,这几个官职都是直接接触曹操的,非曹操亲信不可担任,可见王粲深受曹操信任。

在曹操手下办事,涉及到世子之争的时候,不论你站曹丕还是站曹植都会有很大的风险。

杨修就是站错队最惨痛的案例。

王粲却非常的聪明,无论是和曹丕还是和曹植关系,都以文会友,不远离也不太接近,相处的恰到好处。

曹丕和曹植,一来是因为文采,二来是因为王粲不趋炎附势,对王灿更是敬重。

而王粲死后,曹丕带头在葬礼上学驴叫,曹植也被王灿写了诗文以示祭奠。可以看出王粲当时的地位。


建安二十一年,王粲跟着曹操征吴。二十二年春,在半道病卒,时年四十一岁。

以史为鉴之前写过,建安22年发生了大瘟疫,建安七子之中,除了孔融被杀,阮瑀早逝,其余五人全部丧命于这场瘟疫。

曹植在文章中也说:“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

好了,我们看了这四大背景原因,我们再来分析曹丕为何要带领大家学驴叫。

首先曹丕当时还不是世子,他需要给别人做出礼贤下士尊敬贤者的这样一个态度。

其次,曹丕和王粲私人关系的确比较融洽,在王粲葬礼上面对早逝的朋友作出这样的举动也不足为怪。

第三,魏晋风骨,初现端倪。比起竹林七贤的各种放纵,在魏国时期文人只是通过喜欢驴学驴叫来表达自己的独特

第四,建安22年的大瘟疫对活着的人影响很大,像王粲这种贵族都避免不了瘟疫,曹丕估计也一度有了兔死狐悲的伤感。放纵一下自己的感情,也无可厚非。

以上四个原因恐怕就是曹丕带头学驴叫祭奠王粲的原因了。

您觉得对吗?欢迎留言讨论。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Copyright @ 2011-2019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