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如何看待延参法师?

发布时间:

延参法师到处说法讲道,我并不了解这个人,只是在网上看到关于他的一些视频,大家如何看待延参法师不在思源打坐而到处讲演堪比网红的行为?

任何时代,佛教“僧人”,有“明僧”,也有“名僧”。前者,深明戒定慧三学,是大善知识,也许终其身都在深山老林中遗世独立;后者,名高望重,地位尊崇,但可能比普通人还心烦意乱,甚至不乏魔孙披僧衣、惑乱正法之人——比如《天龙八部》里,我们熟悉的少林寺方丈玄慈大师。我们对于僧人的看法分歧,其核心往往源自于此。

驻锡河北的延参法师,作为现今风头最烈的僧界“网红”——自2012年那句“绳命如此的精彩”出名后,微博“粉丝”数已蹿至4500万,人气最高的网播冯提莫也不过800多万粉,“名僧”自然无疑。论颜值,他是僧界的“负能量”,倘拼流量,他绝对一人撑起了他们行业的半壁江山。

但是,他是否可称“明僧”,甚至言行是否如理如法,才是真正引发关注和争议的。同样数量巨多的不满者与批评者嘲笑他、抨击他:你延参,既然是出家人,不在寺庙中青灯古佛打坐静参,却比俗人还忙,像个娱乐明星一样,上电视,会名人、讲段子荤素不忌、说世情饮食男女、抛头露面、装疯卖傻,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更不像个有道明僧,完全就是个混吃混喝、窃名取利之人,既败坏僧人形象,也在减损佛门的声誉。

谁也无法深究一个人的内心,从而去论定他的品性。所以,延参法师是否是“明僧”,我是无从置喙的;但是依我对佛教积累的一点认知,只从他表面行事看,不仅不认为其言行是出格的,是有违佛法的,甚至是应该提倡的,是现今僧众所稀缺的能力和精神。社会中很多人对他的做法不理解,嘲笑他,谩骂他,甚至诅咒他,我意这是对佛教真义充满隔膜所引起的。

汉传佛教,自唐以后,历代是以“大乘佛教”自明、自期、自许的,是自觉觉他的信仰体系。

所谓“大乘佛教”,与“小乘”相对,简单地讲,就是他的核心宗旨,僧人的出家目的,不是让人躲进深山老林,吃斋念佛,消极避世,自己悟道就好了,这样的修行者只是“自了汉”;而是要求说,在修习的初期,可能定力不够,需要离群索居,远离纷扰,但是他的最终归向,不仅要体证因缘生灭法,从生死迷途中解脱出来,而且要发心回到红尘中去,与人民大众打成一片。佛教不是不问世事、消极逃世的宗教。我们熟悉的《西游记》唐僧,所以要去西方取经,并不是本土没有佛经,而是缺乏“大乘佛经”与大乘精神。

围绕延参法师所起的争议之一,就在于他的弘法路径选择问题。他是走出讲堂、走出禅院、走出寺庙,走出小众信徒圈子,以微博、电视、头条、书籍等为主要平台,然后借助靠相声、图文、搞笑、自黑等手段作宗教宣扬的,这种路径选择是当代社会传媒发达之后才有的,是前所未见的,但是代表着现代佛教的新方向。如今台湾佛光山等寺,所实践的就是这种路径,是为“人间佛教”之路,也是“大乘佛教”宗旨的回归。

佛教极讲变通,只要符合“三法印”,即为真佛法,没那么多死规矩,佛法不是禁锢人的,而是开放式启悟的。也就是说,什么途径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得是如理思维的佛法,可以合理、有效地接引。所以,延参法师的路劲选择,虽和传统不大相同,但是并不违背传统宗旨,甚至也是在开出新路的,是成功的实践:低层次,可以导人向善;中间目标,可以扩大佛教影响力,让日渐衰微的中国佛教回到“人间佛教”的宗旨,熏陶出更多的受众;至高期望,则是让有心有缘之人在嬉笑怒骂中有所领会,进而真正去深究佛学、佛理、佛法。

就这一层面而言,我觉得延参法师是大陆现今做的最成功的僧人。在消费主义主义时代、市场经济时代,众生在学佛上会有格外短视的习气,对于高深的、严肃的宣讲兴趣不高,普法的方式也不妨与时俱进。高明的僧人,有牢靠的知见,其言行也定能把握好分寸。

延参法师1988年出家之前,所从事的职业就是记者,这个相关职业所带来的敏感性和熟悉度,相信是足以让他在媒体运作与个人品牌形象传播上,深谙其中三味的。

中国佛教,尤其是禅宗,一个特殊的修习方法,就是不离日用,众生是佛,佛是众生,根底牢固的僧人,担水、吃饭、闲谈、嬉闹,甚至拉屎撒尿,只要一心不掉,无一不是在修行参悟中。

从这一点而论,延参法师的受误解,还在于他所采取的修行方式。大多批评者认为,既然出家了,就该和电视上的高僧一样,彻底断绝七情六欲,完全斩截灯红酒绿,心如枯槁、面若死灰,青天白日,袈裟拂袖,像弘一法师那样才算标准。而你延参,肥头大耳,东奔西窜,经不念,佛不拜,哪热闹凑哪去, 成何体统,哪有个正规出家人的样子?

这多少也是误解。因为佛教的修习方式,历来没有固化的、唯一的法门规度,既可以为弘一大师的苦行化洽,也不妨碍济公活佛在装疯卖傻中得道。禅堂、寺院绝非悟道的唯一场所;打坐、参禅,也断然不是修行的特定方法。所以延参法师,很多时候离开寺庙,借助新媒体深入民间,和红尘世界厮混在一起,并不意味着他不是在修习。重点只是在于,他的言行是否明白“犯戒”与越界。

我们作为常人,分别心很重,但作为有实证或能坚定信仰的僧人而言,祛闹的、神秘的、玄妙的、超验的,自然是“法”之所归,但是俗情的、平实的、简易的、真实的世界,也未必不是磨砺心性、考验功夫的所在。理论上,道之所至,本来就不该有所拣择。

所以,延参法师的言行,虽然多少是与我们意识中“高僧”形象谬之千里的,但是从佛教的修证体系而言,他并没有走向偏差。其做法,反倒是佛教所倡导的,“不离世间觉”,更是可能身体力行地落实佛教慈悲济世精神的。

佛教是活泼泼的,不是死气沉沉的,不是避世的,而是入世的,是因时随变的,不是法律法规让人背诵。所以佛在说经的时候,会看听众不同的根性,讲出不一样的说法。

延参法师之所以引发攻击,更是因为他的弘法方式问题。很多朋友看不惯延参法师,觉得你作为法师,讲话颠三倒四,说理荤素不忌,可以劝人多喝“猪河水”,也教人“早生贵子”,和粉丝打情骂俏,与公众探讨房价房车,没有一点严肃气息,也不见丝毫高深学理,与我们身边的“俗人”一般无二,是没有资格弘法的,这样的弘法也是在误导。

我想,这更是不应该出现的误会。因为延参法师所采取的,是和传统的、学院化的弘法形式不大一样的方式,这种大众化的途径、世俗化的语言、生活化的方式、形象化的说法,其用意,在于让大家在喜闻乐见中了解、亲近甚至喜欢上中国佛教。实践也证明,他是成功的,有多少之前从未听闻什么“佛法”的年轻人,因为他的可爱、平易、通俗、有趣,从而潜移默化地受到教导,在生活中与人为善,在困难中得到慰藉,甚至最终自愿去亲近佛教?

现代社会,人心散乱,但宗教衰微:异端歪理的的邪教甚嚣尘上,而正信正解的佛教因为不谐于众日渐凋零。 传统的弘法方式,固有其摄受的信众,却深山古寺、深奥拒人,很难吸引到知识分子或年轻人,以至明以来中国佛教日益衍变为老年人的佛教;普通大众,无非烧香拜佛,基本还是停留在迷信的层面,缺少正面认识佛教的渠道,因此,对佛教产生诸多误解,对僧人的存在、弘法方式等都不能正确认识。

中国佛教要再次兴复,必须生活化、人间化、适众化,与时俱进。可以说,现代佛教,在各个方面现代化的同时,也务必需要多元化,延参法师就代表着一项可贵的尝试——至于是否成功,目前不好贸然论定,但这个路径是早晚都会有的。也许,延参法师只是在前面稍稍透了点消息,一切才刚刚开始。

佛教经典《法华经》里,佛看到五千听众退席,“默然而不制止”,沉默,看着他们走,也不留他们。对佛教、对延参法师不理解的朋友,也许,所需的也只是一点耐心,加上一份包容之意。

2018,9,12,晚饭后乱扯

我先引用网络百科对延参法师做个简单的个人介绍,让我们大致了解一下此法师。

延参法师,字明超,号糊涂山人。当代著名书画僧,政协委员,河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邯郸市蟠龙寺住持,天津南开画院名誉院长。曾著书《苦心菩提》、《问心集》、《水月集》、《念佛集》,2012年新书《宽怀人生》广获好评。多年来,他的书画收入多用于资助失学儿童和特困学生以及社会慈善公益事。

每个时代都有名僧出现,玄奘西游,鉴真东渡,我们从小就从历史课本上熟知。

在我们眼里,僧人就是光头慈面,身穿僧衣僧袍,佩戴佛珠,手敲木鱼,口中永远都在念着你不懂他自知的佛言佛语。这就是我们众人眼中的僧人像。然而,在当今中国,乃至当今世界,他们可不再是仅此而已的贫僧。就拿我们身边的名僧而言,他们就与众不同。

一,释永信方丈。作为千年古寺的当家人,他不再墨守陈规,让僧人们一心只诵阿弥陀佛。他创建少林武僧团出国访问,进行少林文化传播,他拜访苹果,谷歌,更展现他出家人外化内不化的与时俱进,他靠商业化的少林更好地养活了僧侣以及周边老百姓,他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少林,中国武术,中国禅学。他不怕非议,只为中国佛学传四方,中国武术世界知!

二,星云法师。佛光山寺的创立者,第一,二,三任主持。著有多本佛学著作并被翻译多种文字传播世界。我推崇他不是因为他佛学造诣多高,知名度多大,而是因为他的佛学中有了人情味。

他曾讲过,他受邀到某处讲座,吃饭了,主人给他准备了鸡蛋韭菜馅饺子,他吃出来了。他12岁才出家,当然吃过韭菜鸡蛋了。在佛教,韭菜属于荤菜,出家人不应食用。令我感动的是,他吃出来了,没有要求主人换掉,而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把它吃完。常人难以理解。他的解释让我不得不仰望他如同天上的星云。他的大概意思是说:人家辛辛苦苦准备的饭菜,一片好心,你要人家换别的菜,人家又要费周折给你重做,枉费了一片心!虽难以下咽,但还要全部吃下。形式上破了戒,但内心依旧是净土一片。星云法师带有变通,带有人情味,能换位思考的佛言佛行更是真正的佛法,更功德无量!

三,延参法师。这是目前为止最接地气,最不像僧人的高僧。他号糊涂山人,其实一点也不糊涂。他书画皆通,佛理尽透。他玩微博,上电视,写书画,走四方,他更像一位游侠名士,自由率性,享受生活。记得第一次看他的综艺节目,我被他的段子给笑哭了,当时我就想,这一定是个花和尚,电视台雇的,是个托。后来,一问度娘,才知这个和尚不简单,这个和尚不糊涂。外表嘻嘻哈哈,卖萌搞笑分秒必现,也掩盖不了他热爱慈善,弘扬佛法,心中菩提的正身。

我想,真正的高僧不是天天只会盘腿打坐,口念经文,不闻不问世间沧海桑田,而是能为人间,能为佛法贡献己力,能用言行传播佛法,让人感觉:原来佛离我们并不遥远,它就在我们身旁,它和我们一样有人情味,有痴痴的笑!

延参法师做到了:平民化的僧人,大智若愚的高人,接地气,心存善念佛学内化的糊涂僧!

延参法师,让我们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笑对人生,难得糊涂!

法师安好,人间绿草如茵春常在!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Copyright @ 2011-2019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