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有多少人想寻找儿时的记忆?你们儿时有哪些刻骨铭心的事情? <#21---->

发布时间:

我有小时候一件刻骨铭人的记忆:

大约3一4岁时,我家住在松花江边的莲江口(现佳木斯的一个镇),好象是一间平房,一铺火炕连着锅灶。那天我娘和来我家串门的表姐在院里闲说话。我在炕上玩着玩着,不好了,想下地上外面玩。不小心两只脚出溜进热水锅里了,烫的我钻心疼,我的哭喊声惊动了我娘和表姐,她们迅速进屋,把我从锅里拽出来,两只幼嫩的小脚丫立时起了大泡。当时虽然共产党政权刚刚建立,限于家里穷,附近也没有医院,就是有医院也没钱治。70多年过去,我也不知用什么法子治,还是没有治。十几天我日夜连声啼哭,我爹我娘,还有比我大8岁的哥哥,比我大11岁的表姐,换着抱我哄我。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不疼了,他们才睡个安生觉了。也记不清几岁了,两只脚落个"巴拉",今年76岁了,看看左脚大脚指头旁有点红,还有烫伤的痕迹呢。万幸没有大耐,没落下残疾。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暮然回首人生已入中年,有人说越是久远的事情越清晰,因为每个人都在时间面前束手无策,青春岁月、回忆是一生最宝贵的东西。

因为时代背景的缘由,儿时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没有课外补习,新衣服也是过年才有,而且是从除夕穿到元宵舍不的脱。永远记得父亲曾在我七岁那年的午饭桌上的一句话:从今以后我们要一个礼拜吃一回肉,当时我们兄弟俩别提有多开心,然而父亲的承诺并没有兑现,那些年,一礼拜吃一回肉,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似乎只是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爷爷有六个儿女,父亲最大,家里能供给儿女口粮已经很吃力,更别说存量、存钱,父亲没读多少书,但却不甘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年少时为理想东奔西走,而立之年仍旧单身,家里条件差,自己又未曾混出一席之地,不过人生很多事情都是注定,比如婚姻,时候到了,命里的那个人也就出现了,母亲在家排行老七,最小的一个,姐妹年龄差距比较大,作为最小的闺女自然备受外公外婆的宠爱,很少干农活,而且还上了高中,如果放到现在最起码也算个本科。嫁到父亲家里母亲面对一贫如洗的婚姻生活,并不是很甘心,再加上是父母之命、媒素之言,缺少感情基础,婚后很多年一直吵吵闹闹,毕竟受过高等教育,对未来满是憧憬和希望,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前提下突然被婚姻和小孩捆绑,心里的失落和对未来的迷茫可想而知…

人生很多时候是无奈的,即便你饱读诗书、满怀抱负,时机未到所有理想、埋怨都只能淹没在残酷现实的柴米油盐之中,当然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只要你不放弃,老天总会眷顾你。十一岁那年父亲终于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一直在集体企业做销售的父亲,政府支持鼓励他承包工作所在的一个集体企业。对于世代以农耕为生的小村庄,承包企业,这无疑是走向人生巅峰的一个标志。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Copyright @ 2011-2019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