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司马光为啥一定要跟登州阿云这个弱女子过不去?

发布时间:

谢谢邀请。看到这个案例就一个感受:难道丑男就不配拥有娇妻?难道封建弱女子就不能选择自己的伴侣?难道司马光是腐儒,为了泄心中的愤懑,可以随意决定别人的生命?

请各位看官听我细细道来:
一、谋杀未婚夫未遂事件始末

在宋神宗熙宁年间,山东登州一位贫民女子阿云在父母丧期未满的时候,孤苦无依靠,被自己的家族老人安排与丑陋的农夫订婚。但年轻貌美的阿云怎么会看上这个丑陋的农夫,要钱没钱,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无法抵抗。在一个夜黑凤高的夜晚,农夫与阿云又不能同房,只能到庄稼地露宿一晚,可年轻貌美的阿云在四处漏风的家里,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命运不公,那就只能把这个丑陋的农夫杀了,就可以一了百了。

可是命运捉弄阿云,砍了十来刀没事,只是断了他一根手指。第二天丑陋的农夫到官府报案了,说夜里有人要谋杀他。官府效率挺高,直接立案侦查,可是这个没钱没势的农夫谁会杀他呢?抓破几根头发,见到阿云之后,就怀疑“美女与野兽”,“武大郎与潘金莲”的组合,太让人不正常了,就怀疑是阿云干的。

抓起来之后,官府审讯之时,作为乡下女子都会怕官,尤其是官府,直接就招供了。可是这就为难官府的人员了,这按照大宋律法“谋杀亲夫,必须是死罪”。但又不能轻易去判定,只能是从县级,市级,省级都没有定论,直接传递到宋神宗手上。

这最高领导关注的案子,肯定要召集各部门首脑开会,讨论怎么解决?如何去判案下结论?

这就有引出一对天生就是死对头的人“王安石与司马光”大辩论。

司马光说:“司马光等则认为以敕断案“弃百代之常典,悖三纲大义”,使“良善无告,奸凶得志”(《宋史刑法志》),并紧扣《律》文:“诸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之规定”。定论是:死刑。

王安石说:“谋杀已伤,按问欲举,自首,从谋杀减二等论” 之敕为准绳来断案,并借“因犯杀伤而自首者,得免因之罪,仍从故杀法”而发挥,认为得免阿云谋杀之谋因,减等论处”。定论是:不能执行死刑,按流放边关处理。

最后宋神宗觉得变法革新派王安石有理:“免除死刑,流放边关”,最后大赦天下,免除劳役。

这场辩论赛王安石胜,司马光输的精光,他觉得这封建礼仪礼教,法律都崩坏了。

二、活的命长,熬死神宗及王安石,一朝万人之上,一人之下,决定别人生死

司马光这个腐儒活的真长,把王安石及神宗熬死之后,把自己送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之位,基本上宋哲宗及太后都听他这个神棍的。大赦后嫁人生子的阿云重新收监羁押,并处予示众斩首。

三、按照现今的刑法量刑,最多是“故意杀人未遂”罪名。

自首在量刑之时,会减轻刑罚,但阿云不是自首而是被抓。《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二十三条 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综上所述:只能说阿云作为封建底层没有权利的女子,只是这场政治斗争与封建礼教之间的牺牲品。这就是宋朝“程朱理学”的恶劣之处。封建社会是没有人权,没有自由,生命不再自我掌控。

封建社会中,尤其是宋朝,丑陋农夫的职业与外貌是不配拥有这样的年轻貌美的女子。

司马光作为政治家,文学家,但终究逃不过遵循封建礼教的腐儒本质。

个人意见,如不当之处,请回复与关注,谢谢。

话说事情要从宋神宗时说起,某年某月某天,夜黑风高,某村新婚一男子因天气太热,或者夫妻生活不协调,总之去了自家瓜地里睡觉去了。正值酣睡之际,冷冰冰的大刀就插进来他的肚子里,就这样他挂了,而杀他的人是他的妻子。宋朝谋杀亲夫是死罪,而宋神宗和当时登州司法部长因恻隐之心放她一马,将死罪降级为流放,这时司马光和大理寺都认为要依法将阿云(就是死者的妻子)判处死刑,以正国法。王安石又蹦了出来,说不能杀,其实就是为了跟司马光杠一杠,他们俩矛盾素来已久,谁都不服睡,就这样咬住阿云不放了,说来实在可悲,阿云只因丈夫太丑,就动了杀心,实在不可取啊。这种事在现代是没有人会法外开恩的,我们都要做一个守法公民,擦边球还好,犯罪的话绝对不行,不可以有侥幸心理。

谢谢支持😊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Copyright @ 2011-2019 曲艺网,童星,教会,证券,图书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